欢迎访问生态环保网! 用户名 密码 我要注册 | 忘记密码?

热门专题: 节能减排 废物利用 空气治理 水处理 碳排量

首页 > 水处理> 资讯详情

宁波东钱湖的蜕变之路_网易新闻

来源: 人气:0
第七届中国湖泊休闲节以“湖泊休闲·幸福水岸”为主题,今年5月至10月在浙江宁波东钱湖举行。包括“首届中国东钱湖国际湖泊帆船公开赛”、“首届东钱湖露营大会”、“2015全民休闲皮划艇大赛”、“首届东钱湖露营大会”、“湖泊休闲论坛”、“东钱湖骑游大会”、“东钱湖乡村美食荟”和“2015中国国际房车露营大会(宁波站)”等七大主题20余项活动。
如果不是刻意寻找,你恐怕很难在宁波近郊的这片湖光山色中发现那几处低矮的房屋。
黄色泥坯垒起的屋子静静地趴在东钱湖岸边,早已没住人。在水域面积近20平方公里、被各色各样的景观带或人文历史景点包围的东钱湖,这几处房屋看起来别有风味。
它几乎是东钱湖留下的最后一点关于过去的记忆。
如今的东钱湖,十里四乡的村庄变成了飘溢着书香、果香、菜香、花香的“十里四香”。一水的灰白色建筑从村庄的泥土中长了出来,花草环绕、清新淡雅。深红色木板和黑色沥青路连接搭就的骑行道路绕湖延伸,从各地赶来的男女老少,骑着自行车飞驰,现代化的水上巴士泊在码头,骑行累了,乘坐它泛舟湖上也是不错的选择。
2001年前,这里不过是一个个小渔村。10多年的时间里,这里已经变成一个旅游度假区。上个月,国家旅游局宣布首批17家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东钱湖在这份名单中占据第五名。去年,东钱湖游客量384万人次,旅游总收入28亿元。
“国家级旅游度假区既是对东钱湖区域开发建设和管理服务水平的权威评价,也印证了东钱湖坚持‘规划为纲、生态为基、旅游为业、文化为魂、创新为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宁波市旅游局副局长陈刚说,“东钱湖靠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努力,为宁波旅游增添了一张金闪闪的国家级名片。”
用协调机制打通东钱湖血脉
毛乐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到东钱湖。从宁波市区出发,15公里的路程,用不了多长时间。
她是宁波市旅游形象推广中心副主任,对江南水乡的大小景点再熟悉不过,东钱湖是她最喜欢去的地方。
有时候一两天,有时候就几个小时,“纯粹为了发发呆”。在东钱湖景点“十里四香”的菜园,她还租了一小块地方,种上自己喜欢的蔬菜。收获的季节,这个坐惯了办公室的白领会自己弯下腰去采摘,闻一闻泥土的味道。
十几年之前,这一切不可想象。泛绿的湖水,和湖面上由养殖户搭建的林立的竹竿,让不少到过这里的人记忆犹新。岸边的垃圾恶臭扑鼻,水质富营养化严重,整体四类,局部五类,游人避而远之。
2001年,宁波市开始在东钱湖大做文章,“目标就是要建设一流的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为此,宁波市成立东钱湖旅游度假区,由东钱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作为市政府派出机构,行使县级政府的行政管理权限。“一区三基地”的目标定位随之形成:国家级生态型旅游度假区、长三角著名的休闲度假基地、华东地区重要的国际会议基地和国际性的高端总部基地。
“我们还是风景名胜区的管委会,旅游度假区的管委会,同时也是管理这个地方社会事务的政府机构。”管委会副主任苏少敏说,“这样层级就比较高,不像有些地方的度假区既有旅游局来管旅游,又有度假区管委会划一小块来管,又成立开发公司来搞开发。”
几年后,浙江省人大批准《东钱湖旅游度假区条例》,明确了东钱湖的法律地位,解决了执法依据等问题;2013年,宁波市政府颁布《东钱湖水域管理办法》,对保护水质、规范水上秩序、科学利用水域资源作出规定。
除法规政策层面,东钱湖还拿出具体方案,针对公共空间较多、地形建筑复杂的状况,采取“分片”与“驻点”相结合的方法,实现了公园、绿化、河道、湿地、山林管理的网格化。
随着这些措施的实施,“多龙治水”的局面不见了,通畅适宜、行之有效的管理体制成为东钱湖治愈旧伤、实现华丽变身而迈出的第一步。
此外,管委会成立时就专设旅游与湖区管理局,将整个湖区纳入统一管理,统筹协调景区、酒店、旅游企业及“度假助理”队伍,统一营销;管理局下设东钱湖游客中心(东钱湖旅行社),叠加“四行东钱湖”体验中心,政府建设、企业化运营。
“管委会的成立将从原来单一部门的管理转变为多部门协调的综合管理,以两大协调机制贯穿东钱湖发展之血脉。”10月28日,第七届中国湖泊休闲节期间的中国湖泊休闲论坛在东钱湖举行,其间发布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2013~2015中国休闲发展报告》(休闲绿皮书)东钱湖案例中,如此评述15年前东钱湖的这次体制改革。
绿皮书认为,东钱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的成立,一是通过统筹协调机制,在统筹资源、创新服务、市场监管等方面加强配合;二是建立决策协调联动机制,将决策与市级机关各派出机构相互衔接。“不仅不会对现有各部门的工作形成多头领导,还能建立信息沟通桥梁,加强部门间的统筹协调。”
从规划就能看出来,这里是要动真格的
  管理体制理顺了,管委会的头等大事,就是生态治理。
苏少敏介绍,东钱湖管委会成立之初,省委省政府在这个小渔村身上寄予的厚望就是,建立“国家级生态型旅游度假区”。
对于水域面积差不多有3个半西湖那么大的东钱湖来说,生态治理的重中之重,在于湖泊的治理。
当时的困难是:环湖周长45公里,面积大、汇流多,整个湖泊兼具饮用水源、防洪、灌溉、旅游等多种功能。过去由于大量生活污水、工业废水直排,湖岸垃圾堆积,不仅严重影响湖水水质,湖区水生态系统也遭到严重破坏。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东钱湖水生植物分布面积仅占湖面面积的1%,且群落结构单一,水体自净功能严重退化。
对此,管委会提出了3个“宁可”:“宁可发展慢一点,也要把环境保护好。宁可投入多一点,也要把环境整治好。宁可阻力大一点,也要把环境建设好。”
管委会通过招标,请来由美国易道公司牵头的规划团队,为东钱湖新城制定了“现代本土风格、水岸休闲生活”为理念的规划,由荷兰NITA公司设计东钱湖南岸线规划。
“从规划投入的成本就知道,这里是要动真格进行治理。”一位熟悉东钱湖水质治理过程的湖泊治理专家说,“它不像有些地方,随随便便请最便宜的团队制定一个规划,事后也并不按照规划来做。”
为给治理东钱湖提供更好的科技支撑,管委会依托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技术和人才,设立淡水生态与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宁波实验室。同时,还给实验室运营提供必要的经济支撑。这是这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第一次在地方设立分支机构。
在一系列前期保障的支持下,管委会通过控源、截污、治污、清淤、生物修复等手段,进行东钱湖综合专项治理,先后完成南湖生态整治工程、北湖东岸生态带等11个项目建设。此外,马山湿地、下水湿地等10个项目正在积极推进中。
截至目前,东钱湖综合整治工程清淤200多万方,淤泥固结、余水处理技术创造两个全国第一,实施总投资超过10亿元的沿山干河水利工程,从源头上解决防洪排涝的问题。全区累计投入的生态建设资金超过100亿元,占全部投资的三分之一以上。
如今,东钱湖区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覆盖率、集中式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均达到100%。水质提升至总体三类、局部二类,成为全国城市湖泊治理的典范。
现在的度假区,绿水绕青山,七十二溪流注,八十一岭环绕,福泉山坐拥茶园4000亩,是国内少见的大地景观。广阔的湖面上,白色的帆船,豪华的游艇不时飘过,点缀于粼粼碧水之上。放风筝的孩子、野餐的少男少女、拍婚纱照的情侣、看风景的人们也成了风景的一部分。
“东钱湖最难能可贵的,就是观念转变的很早。”上述湖泊治理专家说,“现在湖泊治理指望技术的突破很难,重要的就是要看一步步的行动走的是不是扎实。”
新景区和新农村
“规划为纲,基础先行”,东钱湖的治理一直遵循这样的理念。
不仅在湖面治理上,整个湖区的发展,也有详尽的规划。管委会编制的规划体系实现全方位、全覆盖,从“分片”的新城建设规划、老镇改造规划、乡村发展规划、岸线保护规划到“连线”的旅游交通规划,共159项。这几年来,仅仅规划一项,累计投入接近1亿元,“每年都持续投入五六百万元”。
大刀阔斧的建设在东钱湖被污染搞得伤痕累累的肌体上展开。
很多年前的东钱湖,每当夜色朦胧之时,渔火闪烁、渔歌唱晚,这样的“殷湾渔火”是“钱湖十景”之一。而为了保证水质治理的效果,管委会用了3到4年的时间,把湖面网箱养殖全部清理完,渔民全部上岸。关停拆除沿湖60多家高污染、低效益、小规模企业,拆除8万平方米厂房。湖区的18个行政村,有10个被整体搬迁。
接着,管委会就开始细致打造这个地方。
在追求车行、骑行、步行、舟行“四行一体”的东钱湖,为了规划出合适的骑行线路,管委会副主任苏少敏曾带着团队跑到骑行圣地台湾骑了一圈自行车,感受骑行文化。为了规划出一个帐篷营地,这位处级干部还钻进帐篷住了几宿。后来,在论证规划方案时,他提出很多建设性意见。
“规划细致到每个村庄的色彩、湖面山体的色彩都有严格的限定。”苏少敏说,“比如村庄要保证江南水乡的风格,新城区要保持淡棕色的现代风格,这都是不能随便动的。”
苏少敏表示,在规划制定到现在的十几年间,东钱湖管委会没有修改过总体性规划,只提交过几次关于细化区域功能的修改申请。在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一项关于规划的评比项目中,“东钱湖两年的评价是最好的”。
在完善的蓝图指引下,最终建成的东钱湖骑行体系中,不仅有台湾团队帮忙设计的环湖自行车专用道,完善的单车驿站系统,山地自行车的骑行区块,还有供小朋友游玩的单车主题园,以单车为主题的酒店。
韩岭浙东鱼镇古文化,夏园的亲水平台,沙山村大片的绿茵草地,小普陀的绿柳长堤,关于东钱湖的点点滴滴,被这些连成体系的骑行道路串了起来,供游人采撷。
在建设过程中,管委会还处处考虑人的因素,力求将东钱湖打造成一个休闲和生活的旅游区。
为确保渔民上岸后的生活保障,管委会于2004年出台《渔民享受养老保险待遇的实施意见》,积极吸收上岸渔民到管委会下属的渔业公司、旅游公司就业。
2003年以来,为适应东钱湖开发建设的需要,当地先后建成钱湖人家、隐学山庄、钱湖丽园、钱湖景苑、清泉山庄、仙枰苑和万金人家等7个安置小区,共有建筑面积160万平方米,12352套安置房,目前已入住2.7万人,约占整个东钱湖常住人口的一半。
社区里不仅有养老服务中心,还有老年食堂、小学、幼儿园、家庭超市及各种店铺、医疗站点、休闲设施等。“十分钟生活服务圈”“十分钟医疗服务圈”已经实现。
对于未搬迁的农村,管委会帮助推动开发。“十里四香”的开发,推动了包括洋山村、东村、西村、绿野村在内的4个经济比较落后的村子的发展。2007年几个村子的人均年收入只有五六千元,现在,一些建了农家乐的餐馆,每家年营业额可达3万~5万元。
“以前划船去对面卖红薯,现在在家门口卖麻糍了,方便。”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为了让农户更好地借助旅游“东风”,东钱湖管委会还专门邀请专家指导农户设计庭院、推出特色农产品等。比如东钱湖里的螺蛳就成为“钱湖之吻”,味道鲜美的钱湖鱼被称为“浪里白条”。
如今的东钱湖,正在从宁波市“后花园”,发展成为“中心花园”,在一定程度上,它甚至是长三角的后花园,乃至全国的后花园。即便是阴雨连绵的天气,东钱湖边上也有不少游人。一到周末或假期,连住的地方都不好找。
“我们经济发展到现在,越来越需要有一个能让我们放松身心,发一发呆的地方。”宁波市旅游局副局长陈刚说。
作者:陈卓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文章评论